他在北碚开了一家酒厂,女儿不愿接班没有学徒来,他还是想守着手艺一辈子
来源:实况新闻—重庆时报2017-04-21

关于酒,施耐庵在《水浒传》中这样写道:酒里乾坤大,壶中岁月长。简单十字,道明其蕴意。

几千年来,从最初的黄酒到唐朝的烧酒,酒香顺着历史的脚步一路飘来,醇美香醉,再到如今,杯中之物的种类已经无比丰富,但再丰富似乎也没有传统工艺酿造的粮食酒来得原汁原味。

在北碚偏岩古镇,有一家国琴酒厂。早上六点,国琴酒厂,厂房里正在烤酒。四个人效率慢,两个人忙活不过来,三个老师傅就是酒厂里所有的员工。

1492764249769860.jpg

1492740296605870.jpeg

200多斤的高粱酒糟在一个锅炉里蒸腾,库房里一半的地上铺满淡黄色的高粱壳,师傅把表面的壳拨开,下面是深棕色的酒糟,酒糟发酵六到七天才能用来烤酒。“高粱不好,出酒量就少,口味也差点儿。”做了45年酒的王承国说道。王师傅从1972年进入国营酒厂当学徒,1993年退休后自己开了这家国琴酒厂。

3.jpeg

一个小时后,“哑巴师傅”打开了锅炉盖,白色的蒸汽冲向了天花板,锅炉里的这些蒸汽通过另一个制冷设备变成白酒。酒蓄满一桶,就是100斤,需要800斤左右的高粱。三个师傅每天能烤出四桶酒。

4.jpeg

天渐渐亮了,王师傅脱下外套穿着背心,开始一起用簸箕一娄又一娄地把酒糟舀出来,倒在有竹篾垫儿的空地上。一堆堆高粱几乎占据了整片空地,等着去发酵。

几天前发酵好的高粱再被逐渐舀到锅炉里。王师傅和哑巴师傅都已经上了年纪,但做这些体力活儿却不怎么吃力。这个动作三个人重复了半个小时,锅炉重新被填满,等着明天再烤新酒。

八点半,师傅们将最后一桶高粱酒抬进酒窖,一天的工作就结束了。


酒厂里的三个老师傅凌晨三点上班,开始泡高粱、蒸胚、烤酒、等待发酵......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说到做酒生涯中有什么不平凡的故事,王师傅笑着说:“没得啥子的,都嘿平凡。”问到为什么还要一直坚持做酒,王师傅又笑:“这已经成为一种习惯了,甩不脱,要一直做到死前头。酒的销路还不错,也算是为了娃儿,为了家。”

王师傅有两个女儿,都无意继承酒厂,更没有年轻人来当学徒。“夏天室内温度有四十多度,又得早早起来工作,太辛苦了,年轻人都不愿意学,”王师傅对后继无人表现得很坦然。但他还是认为传统工艺酿造的粮食酒比较原汁原味。

9.jpeg

就像王师傅和他的酒厂一直坚持凌晨三点开工,是因为夏天太热形成的习惯一样,王师傅把家安在了酒厂里,就是打算一辈子守着这个酒厂和他的手艺。

实况新闻-重庆时报记者 薛娇 

通讯员:重庆新闻学院 “新闻1+1活动”市区第三组

   cqtimes1808978


广告图片
广告图片
广告图片
广告图片

重庆时报 http://www.cqtimes.cn

主办:重庆市总工会

国内统一连续出版社:CN50-0012

地址:重庆市南岸区南城大道249号

邮编:40060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渝)字第336号

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总)网出证(渝)字第001号

公安备案号:50010802001001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渝ICP备08000629号-6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投诉举报电话:96128


时报APP二维码扫描下载

下载重庆时报

  • 刷新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