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军最大舰队为何此时前来南海?从一张图说起
来源:澎湃新闻2017-09-23

9月初,当澳大利亚海军尽遣精锐、派出30年来最大规模的海上作战群北上进行“印太奋斗-2017”大规模军演时,南海就成为其无可回避的话题。

对于此次部署行动,澳大利亚显然也并不想刻意回避。毕竟对于人数才刚刚过万的澳海军来说,6艘主力舰艇和1300多人的行动无论如何是瞒不住的,而巨额的开销也必须物有所值。

但问题随之而来:相比于2016年,如今的南海在中国与东盟的共同努力下,紧张局面已大为缓解。不仅“南海行为准则”框架获双方通过,东盟外长峰会也批准了这一框架。那么,澳大利亚此时高调派出舰队前来,所为几何?

意图对中国施压

澳大利亚国防部官网上的一张图,可以提供许多有益的解释。

图片展示的是澳军当前在全球的行动分布。由图可见,澳军的海外行动除事关周边的南太平洋和南印度洋外,主要集中在中东,图中标注的红点则因孤立显得较为突兀。

释新闻丨澳军最大舰队为何此时前来南海?从一张图说起

澳国防部官网的澳军全球行动分布图。

红点标注的是澳军在南海和印度洋的行动,代号为“门户”(Gateway)。在行动说明上,澳军方写道:该行动是澳大利亚的一项持久行动,旨在保持东南亚的地区安全与稳定,澳军将在北印度洋和南海进行持久监视和巡逻。

尽管澳大利亚防长佩恩否认“印太奋斗-2017”演习是直接针对南海,但澳媒和智库认为针对南海的意图非常明显。18日,澳媒《每日电讯报》以“澳大利亚派遣舰队前往南海进行军演”这般醒目的标题对澳军这一“盛举”进行了报道,称澳方欲“显示坚定的决心”。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执行主任彼得·杰宁斯虽然断然否认了澳大利亚有“包围”中国的企图,但也承认特恩布尔政府对中国施压的意图是明显的。

“虽然南海局势得到很大的缓和,但澳大利亚显然并不甘心其热度就这么消退。”军事科学院战争研究院副研究员刘琳对表示,“澳在南海问题上的看法与美国是一致的,就是不想让中国主宰南海。”

澳大利亚虽孤悬于亚欧大陆东南方,但与亚欧和美洲存在紧密的经济社会联系,因此对联通其与欧亚大陆的交通枢纽——东南亚,有一种特殊的安全关切。二战期间,日本占领东南亚,在占领新加坡与印尼后,曾对澳北部城市达尔文进行过约百次的轰炸。这是澳大利亚本土迄今为止遭受过的唯一一次攻击,而对北方的担忧也成为澳方深刻的战略记忆。

但进一步说,若将澳大利亚在南海的行动与在中东的军事行动联系起来看,则可以发现澳军在海外的行动分布,如南海、阿富汗、伊拉克、和波斯湾,恰恰是美军深度介入,并与美国有着紧密利益干系的地区。

澳大利亚作为一个只有2400万人口的中等强国,其国家利益不可能如美国般在世界分布。但澳大利亚如此紧密追随,不惜在热点难点地区投入资源与美国并肩行动,足见两国在战略上的捆绑之深。

今年以来,美国海军在西太平洋和南海多次发生撞船事故。尽管美军调查结果还未出炉,但美国政府问责局近期披露的情况显示,美军有限的规模和投入以及由此导致的高强度行动和紧张的部署是导致海军接连发生航行事故的重要原因。

刘琳表示,澳大利亚派遣舰队赴南海,未必与美国有意进行紧密的配合,但是在客观上却对外界显示出两国站在一起的姿态,即维护所谓“基于规则的秩序”。

在今年6月初举行的香格里拉对话会上,澳总理特恩布尔与美国防长马蒂斯互动频频,如在开幕式致辞中反复提及“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与马蒂斯第二天多次强调“基于规则的秩序”遥相呼应。

据澳国防部消息,“印太奋斗-2017”演习将从9月4日持续至11月26日,历时近3个月。记者注意到,据路透社早前报道称,美国总统特朗普将于11月13日至14日出席在菲律宾举行的东亚峰会。根据美国军政官员过往几年出席亚太多边会议的活动,美国及其盟国很可能在会议期间再度炒热南海问题。

东亚峰会期间,多国元首及政府首脑都会云集马尼拉。“届时澳大利亚舰队可能仍在南海,而美军舰队也可能进入菲周边海域,为美澳等国在会议期间炒热南海问题造势。”刘琳表示。

“美国海军在西太也是保持长期存在的。”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外交政策所周士新对记者说,“美澳舰队是否会在南海‘凑巧’碰到一起,甚至搞点联合演训呢?”

美国不靠谱,主动到台前

但是,即使是抱了美国这样一条“大腿”,澳大利亚也仍然有着自己的烦恼。

今年年初,上台之初的特朗普因美澳难民协议问题与澳总理特恩布尔产生嫌隙,令国际舆论哗然。表面上看,澳大利亚是对特朗普不遵守双边协议产生不满,但实际上却是对特朗普推崇的“美国第一”等带有强烈民族主义与孤立主义色彩的外交政策的不满和担忧。

在今年的香格里拉对话会开幕前,主办方英国国际战略研究所发文称,美国面临的问题是如何让盟友确信其地区承诺仍然有效,而特朗普上台后的一些列政策措施恰恰加重了其盟国对此的担忧。但是根据记者现场的观感,尽管马蒂斯为安抚盟国做了很大努力,但是地区国家对于美国亚太政策不确定性产生的焦虑仍普遍存在。

“这种焦虑带来的一个后果就是美国传统盟国自主性的提升。”刘琳表示,“它们很可能已经意识到,要主动站到台前做一些事情,以自主性来填补美国的不确定性。”

路透社6月报道称,由于越来越担心不能指望美国成为抗衡中国行为的“缓冲器”,一些亚洲国家正寻求加强它们之间的“非正式同盟”。

在此次“印太奋斗-2017”演习期间,据澳媒此前报道,澳军舰队将出访包括日本、韩国、菲律宾、文莱、泰国、马来西亚、新加坡、柬埔寨和印尼在内的多个国家。除了友好访问,澳军也将与其中多国举行双边或多边的联合演训。

澳大利亚国防部12日公布消息称,澳海军舰队起航后,首先分别与美国海军和新加坡海军进行了联合演练。其中,与美国海军的演练仅为较常规的航行训练,而在与新加坡海军的演练中,澳新双方均出动了两栖作战级别的舰艇,即澳军最大最新锐的两栖攻击舰“阿德莱德号”和新加坡的坦克登陆舰“坚决号”。而且,“坚决号”上的直升机与登陆艇均停靠或进入“阿德莱德号”的甲板和船坞,以检验新加坡军队的装备在澳方舰艇上的匹配程度。

此外,香港《南华早报》8日报道称,澳防长佩恩在访问菲律宾时承诺将派遣更多的澳大利亚士兵进入菲律宾提供反恐协助,而菲律宾对此也表示欢迎。

“澳大利亚希望通过一系列的力量展示来证明其可以成为区域公共安全产品的提供者,并借此提高其在东南亚的话语权。”周士新表示。

尽管如此,澳大利亚在地区安全上很难摆脱对美国的依赖。美澳关系出现波折后,美国参议院军事委员会主席麦凯恩、副总统彭斯、太平洋司令部司令哈里斯等高官均到访澳大利亚。8月底,美国媒体还报道称哈里斯去职后有可能担任美国新的驻澳大使。

马蒂斯20日会见到访五角大楼的澳防长佩恩时表示,“你们是我们信任的盟友……作为盟友,你们的话总是值得一听。”

原标题:释新闻丨澳军最大舰队为何此时前来南海?从一张图说起

责任编辑:陈阳楠  

广告图片
广告图片
广告图片

重庆时报 http://www.cqtimes.cn

主办:重庆市总工会

国内统一连续出版社:CN50-0012

地址:重庆市南岸区南城大道249号

邮编:40060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渝)字第336号

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总)网出证(渝)字第001号

公安备案号:50010802001001

网站备案许可证号:渝ICP备08000629号-6

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投诉举报电话:96128


时报APP二维码扫描下载

下载重庆时报

  • 刷新
  • 返回顶部